“但是,你呢,接下来要去哪里?以后还会回来吗?”南景焕只关心她的去向。

他害怕这是他有生之年,见她的最后一面!

“不知道,应该不会回来了吧——”苏陌凉望向远方,迷茫得找不着方向。

或许,走完了大江南北,见过了曾经的亲朋好友,她最终还是会去恶海之狱寻找真相吧。

毕竟君颢苍是在那里灰飞烟灭的,就算她到头来没能寻到他的转世,她也要替他报仇雪恨才行。

可惜她现在实力不行,又不能静下心来修炼,所以短时间内没办法前往那大凶之地。

更何况她还有很多事情和责任没有完成。

想来只有将她所有牵挂的人和事儿安排妥当,打开心结,提升实力,完成曾经许下的承诺,担起她该担的责任。

到那时,她再了无牵挂的去恶海之狱做个了断,这是她唯一能想到不辜负所有人的路!

南景焕听她不再回来,心里一沉,空落落的。

沉默了一瞬,他还是没能忍住,问出了口,“是他出事儿了?”

从进来开始,他就看她孤零零的站在慧竹殿的门口望着匾额发呆,虽然她后来掩饰得很好,但他还是轻易的捕捉到了她眸底的哀伤。

很明显是出了什么事儿,并且跟南清绝有关。

能让她这般上心的,除了南清绝,他想不到别人了。

苏陌凉收回目光,看向他,“他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,我要去找他。”

对上那双清冷却坚定的黑眸,南景焕瞬间明白了所有,心疼她的同时,也对南清绝羡慕到了极点。

换做是他,能被她这样矢志不渝的爱着,就算是死也此生无憾了吧。

南景焕舌尖泛起一阵苦涩,僵硬的扯了扯嘴角,腹中的千言万语最终化成了一句,“那祝你一路顺风,早日找到他!”

不管你走往何方,都希望你找到自己的幸福——

***

从南隋国启程后,苏陌凉踏上了去幻西大陆的路。

一路上她走马观花,感受了这个位面的变化,不知不觉间终是抵达了让她难以忘怀的北安国。

因为这里有一位让她刻骨铭心,无法释怀的故人。

当年他为了她背叛国家,牺牲性命,盗取噬魂花,闹得风风雨雨,惨烈收场。

虽说她最后用石婴让他起死回生,但他却失去了记忆,忘记了自己。

她很关心,他现在过得怎么样了。

所以,此行苏陌凉直接趁夜溜进了皇宫,想要远远看上北凌熠一眼。

哪知她运气好,正好赶上北安国款待凤天国使臣的国宴。

这夜,御花园里,皇家和文武百官携家眷正陪同凤天国的贵宾喝酒赏灯,交流两国文化。

苏陌凉不敢惊扰他们,只停留在远远的宫殿屋顶上遥望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