”寒未迟沉声道。

落晚晚还在挣扎,“那我也没到需要你抱的程度啊。

“是我想抱。

”寒未迟回答。

本来还在挣扎的落晚晚顿时愣住了。

这个狗男人说得好理直气壮地样子,她居然找不到话来反驳。

等反应过来,寒未迟已经将她抱到了保姆车的副驾驶上,还贴心的给她系上安全带。

而五小只也走了过来,爬到了后座上坐好。

寒未迟转身去了驾驶座,一边开车,一边打开了车载电话,打给季遇。

“替我约京市最有名的医生,现在。

“是。

”季遇回答得很干脆。

正打算要挂断电话,那头就传来了寒初恩激动的声音,“大哥?大哥是你吗,我是初恩啊!”

“初恩小姐你冷静点,你别抢我的手机啊。

”季遇大喊。

寒未迟抿紧了薄唇,声音冷冽无比,“把电话给她。

季遇不敢不从,立马把手机递给了寒初恩。

拿到手机,寒初恩立马开始嚎啕大哭,“大哥,你到底要把我关在这里多久,我已经知道错了,你放我回来吧,我保证再也不犯错了。

“你错在哪儿?”寒初恩问她。

寒初恩把之前的事情翻出来,“我不该找人刻意接近落晚晚,更不应该策划绑架落晚晚,大哥,我真的错了,你放我回来吧。

“还有呢?”寒未迟声音仍旧冷冽。

寒初恩心中咯噔一下,牙齿在打颤,“没……没了啊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