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这话的时候,易知难就好像要和魏如月永别一样。

落晚晚有点不放心,但又想着家里的五小只还得收拾,只得离开了。

离开之前,给魏源打了个电话,让魏源也去医院陪床。

两个人看着魏如月,她也放心一点。

交代好,落晚晚开车回了寒公馆。

正馆的一楼静悄悄的,只有吴妈在厨房里面弄出些许动静。

落晚晚便走过去,“吴妈,那五个熊孩子呢?”

“哦,”吴妈立马转过头,朝着落晚晚挤出一抹激动的笑,“他们去后院玩啦,和秦小姐一起呢。

秦吟霜来了?

落晚晚脸色微微变化。

而吴妈压根没注意到这点,还在喋喋不休,“秦小姐真是帮了大忙,本来带着小少爷和小小姐回来,我一个人招架不住,结果她一出手,大家都听话了。

话音落地,落晚晚已经转身朝着后院走去。

后院的玻璃玫瑰园里,秦吟霜正在陪五小只玩游戏。

就是很简单的大富翁,但是大家都玩得很开心,甚至主动凑到秦吟霜跟前去,贴得紧紧的。

就好像秦吟霜是他们的妈咪一样!

落晚晚想到了这里,心里还有点吃醋。

这几个没良心的小东西,平时说有多喜欢她,结果见了秦吟霜,凑得比她还要紧。

正想着,落甜恬已经发现了落晚晚,“妈咪,你回来啦!”

“恩,陪你们干妈去了医院。

”落晚晚点头,抬步走上前,“秦小姐。

秦吟霜妩媚动人的脸上带着歉意的笑容,“对不起啊落小姐,我不请自来,主要是好久没来看芳姨了,我有点想她。

“我妈妈应该在自己的房间里,秦小姐想去的话,直接去就行。

”落晚晚说道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