静晴公主以指敲桌子,“难道只剩下退走?不动不可以吗?”

山崎摇头,“不走等着挨打吗?他是君,你们是臣,你们又祭祀不力,请不来紫微帝君,他要收拾你们,有的是借口。”

“也就是在地仙界了,上有天庭,下有地府,若是在其他界,哪怕是地界,周王也早就下杀手了,你们此时恐怕早已身首异处了。”

静晴公主皱眉,“那我哥怎么办?”

山崎笑道:“你们一走,他反而会被放出来,因为没了外部支援,他也翻不出浪来,与其关着令人诟病德行礼数有亏,不如放了彰显大度,当然,这还要看周王的心眼有多大。”

“这样啊,好像是这么一回事。”

“问题是往哪里走。”

“这又怎么说?”

山崎掰手指,“往西,去西牛贺洲会非常安全,大约是再无战事。”

“但西牛贺洲是佛门地盘,天庭都不能禁止佛门活动,更何况大周?”

“以佛门手段,大周将来肯定是逃不出佛门手掌。”

“而大周,尤其是姬氏一族,尤其是你们姬氏宗家,一旦投入佛门,就会背上永世骂名,从此羞愧难当,无颜面对世人,毕竟大周是道门的,就算是死,也不能改换门庭。”

静晴公主点头,“说的没错。”

山崎继续说道:“往北,去北俱芦洲,眼下看来是最安全的,但北方有许多大妖潜修沉睡,其中恐怕有不少与大周有因果,大周过去,将来劫难重重,没完没了。”

“往南,去南赡部洲,这在眼下也是个不错的去处,但前提是能够摆挡路的那些大妖。”

“实际上,那些大妖并不要大周死,只是要出口气,只要大周赔罪即可。”

“但大周是天下共主,定都不周山,驱赶不从王令的妖族,从道理上说也不算错。”

“既然无错,就不能乱认,事关大周颜面,这一步不能让。”

“所以,往南也不行,而且照目前的天下大势来看,南赡部洲将来会是道佛争锋之处,还是不沾为妙。”

静晴公主诧异,“先生此话,从何说起?”

山崎摸胡子,“据我所知,佛门已经在东胜神洲落子,道门也已经跟进。”

“佛门不敢与道门硬拼,就会退一步,看似在东胜神洲,实则是把目标放在南赡部洲。”

“东胜神洲那边只是牵制,毕竟,虽说是落子,但这些子都是活的,是可以移动的。”

“将来避过道门锋芒,就会把重点放在南赡部洲,毕竟离西牛贺洲近些,少跨越亿万里呢。”

静晴公主点头,“先生之意是说,东胜神洲将来可期,只是现在呢?先生怕是不知道那些妖魔的厉害。”

山崎笑道:“不是说了吗?道门也有落子,竖一杆大旗招贤便是,有缘人自会来应劫。”

静晴公主展颜失笑,“原来如此,受教了。”

……

静晴公主带着建议走了,山崎看着窗外的残月,心情也变得糟糕起来。

无它,他介入了大周的更替,因果越来越深了。

真不知道老天是不是故意给他安排了什么,这因果一圈一圈的越缠越多。

天下四大洲部,大周确实只能去东胜神洲。

他没骗静晴公主,也不能骗,会坏道心。

推演起来,大周东进招贤降妖,与大赵争锋。

大赵纵容妖魔肆意吞噬,这是失德,必定因为人心涣散而败北无疑。

不过大周与大赵不同,不会赶尽杀绝,所以大赵大概亡不了。

大赵失去领地,直到佛门顶上,然后演变成道国佛国相争的局面。

而凌海国也在东胜神洲,道门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,埋了钉子在凌海国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